感谢相遇

我确实没放下。
其实我不怕别的,
我怕他后悔,
后悔自己做的决定。
他们是散了,可我被困住。
我曾一度想窥探他们的内心,
却发现这题无解。
所以我逃跑了,因为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情感面对。
我想,他可真残忍啊。
看《旧友》的时候手一直抖。
在看《缺》的时候内心压抑到了极点。
终于爆发。
被封藏了好久的有关草莓蛋糕和天台双人舞的记忆被迅速唤起。
2016年的夏天,美好得有点太不真实了。
现在想来,其实这样未免不是好事。
他们都在一点点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。
《旧友》这本书是对这段时光最好的回应。
他们都会是很棒很棒的人。
祝航鑫平安喜乐,
也祝您万事胜意。 @苍绿的九姨太

小朋友可以不长大

巷弄


#祺泽

已有些老旧的巷子里,散落着几户小人家。并无特别之处,悄然藏着的,是少年的心事罢了。

李天泽家就住在巷尾,隔了一道墙,便是马嘉祺家。

大家都说李家的孩子安静的很,又懂事又有礼貌,马家的孩子好脾气,成绩又好,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,这两个孩子以后肯定有出息。

而我们安静的小李同学果然不负众望,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开始追猫撵狗,硬生生的把他家的猫逼得跳到了隔壁。

猫:我容易吗我???????

惹了祸的小李同学非常慌,在路上就打起了草稿,然后深呼吸一口,敲开了马嘉祺家的门。

“阿姨您好,我家的猫不小心跳到你家了,我可以去把它找回来吗?”李天泽没敢抬头看开门的人,张口就是一串文明用语...

#横南


  我的哥哥向横,肯定是个傻子。


  他昨天又和人打架了,今天脸上贴了两个创可贴,妈妈又该骂他了。


  我走下楼,向横在等我一起上学。我猜他这次往头上抹了半瓶发胶,我承认他很好看,但显然我并不想表现出来。我说:“哥,咱能换个发型吗,你瞧瞧你,跟只刺猬似的。”


  向横笑了,他又这样对我笑。他说:“南南,别闹,你以前可是夸我帅的。”


  是啊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粘着向横的呢?...


© 拾暮 | Powered by LOFTER